诚楼没有差

NC—17,NC—17,请确保你有不会因文字而长歪的定力。有文前提示的互攻,会有RPS,LO主完全不是有CP洁癖的人,正逆这个定义在我这边也是不存在的,只有嗑和不嗑的区别,且各种狗血。可能日更也可能年更,请确认可以接受再关注,谢绝一切形式的掐架,谢绝一切形式的掐架,谢谢。

对不起没更新,我只是在投票

自我感觉略傻,但是……还是常规感谢黑子吧。

感谢在逐渐平淡的时刻刺激了我。

谢谢。

我会加油的。

尽管对方实力强劲,分分钟涨票20万,但我们老年人也会加油的,直到投票结束前,都会努力努力再努力。

半夜发疯,大家无视就好~


嗯,虽然不是优秀有名的作者,但还是安全第一吧。


这阵子因工作关系很忙,下班后只想放空自己看mv。断更许久。

然后咱们这个DM圈子里又发生了一些事,大家也都知道了。

感觉还是提早改习惯的好😂

以后还是该某三的走某三。

看不到打不开请自行学习打开方式。不会再发博了。

真心想学的话,并不是很难。

微博链接全部废止,某三补档或许有或许没有。

一点点删掉,看着逐渐变早的日期,突然痛惜自己这些年花费的时间。

没心没肺如我也有些难过。真心的。

本以为自己早就金刚不坏之心。现在看来还差的远。

之前说的本子什么的事估计是不会有了。

现在也没哪个印厂会这么大胆吧。哪怕我这根本不可能够那啥的数。

给曾经心存期待的宝宝们道个歉。

正文清水,偶尔某三。虽然不知道清不清的下去😅

就这样吧。

【沙海/霍好】是日常,不是常日 2

3、发型

从霍家茶楼回来,苏万一直傻愣愣的发呆。

黑眼镜就逗他,“怎么了这是,这么不放心杨好?他可比你精明多了。”

苏万眨巴眨巴眼,“好哥是嫁了霍道夫吗?”

黑爷一直是很硬的,但是面对傻徒弟突然开窍的灵魂拷问还是惊了一秒钟,“……杨好说的?”

“不是,他换了发型!您上次给我讲课不是说,古代女子嫁人之后就要换发型以示身份转变吗?”

黑爷不想吐槽徒弟对年代和性别的误解,答案是对的,推断过程是挫的……

算了,良好的直觉也是需要培养的不是吗?

4、王的男人

杨好第一次被带去西装定制店时很兴奋。

霍道夫觉得奇怪,“你不是不喜欢西装吗?”

“Kings man啊!西装笔挺拯救世界!”杨好巴拉了半天,霍道夫还是一脸不明所以,“算了,你这种老年人不懂我们年轻人的情怀的。”

霍先生没说话,在杨好量尺寸的间隙命令手下去买蓝光碟回来。

当晚的霍先生精力旺盛的吓人,好不容易停了,杨好一哼没哼就昏睡过去。

杨好醒来的时候霍道夫已经上班去了,打着呵欠收拾屋子,从沙发底下摸出两张一看就是新开封的蓝光碟来,想象了下霍先生一个人强打精神偷偷补电影的样子。

莫名可爱。

不过脑的就拨了电话过去,“老板大人,干吗呢?”

“赚钱。”

“……”

“我成了王,你才是King's man。”

“霍先生你这是在玩火你知道吗?”

“你不是最善于灭火么?”

杨好无语,自己好歹也是混社会出身,怎么耍不要脸的调情也比不过霍道夫这城里人呢?

后来试装时,霍先生没忍住,在试衣间和杨好干了点不该干的。

后来取衣服杨好派人去的,丢不起这人。

再后来他盘点霍道夫给的结婚礼物才知道那家店是霍家的产业。

5、沙漠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铝合金三角的重逢比他们想象中更快,三个人蹲在一间小破酒馆喝酒,真的到了可以喝的年纪再这么干总是少点刺激。

苏万喝了几圈大了舌头,“好哥……你那时候说,我们根本不知道你在沙漠里发生了什么……”

黎簇见势不妙往他嘴里塞了块烤羊腿,还是没堵上他嘴。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黎簇捂脸,好哥被霍道夫命令去套他话的时候,他不小心看到他脖子和锁骨的印子,虽然是兄弟,这种事还是不好拿到酒桌上说吧?

杨好心里把霍道夫骂了108遍,禽兽,SQ狂,流氓,这些词加起来都不足以概括霍道夫对他做过的事。

要不是渣老板知道古潼京真没医院,他那会儿可能得被干进加护。

帐篷也谈不上什么隔音,不论被怎么对待都不敢发出声音……越想越牙痒,杨好闷声不响给自己倒了一杯。

霍道夫到的时候,吴邪正指挥着王盟把黎簇架走,“来了?正好省我一趟功夫。”

略略点头,霍道夫掀开门帘,他家那位还抱着椅子不撒手,“我不回去!他欺负我那么……那么多次!我凭什么要按时回家!我要夜不归宿!我也要去开房!”

霍道夫嘴角抽搐两下,过去扛起就走。

杨好醒时天都大亮了,他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躺在宾馆的床上,冷汗瞬时下来了。

酒后乱性了?

……会被杀吗?

“又胡思乱想什么?”霍道夫从外间进来,好笑的看着杨好脸青一阵白一阵变化的好不精彩,“外宿也外宿了,开房也开了,去洗个澡。”

“我昨晚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回家再说。”

霍先生亲切的让杨好直起鸡皮疙瘩,于是他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

今天才是硬仗啊。

杨好揉揉太阳穴开始装头疼。

“省省吧,昨晚给你灌了醒酒汤才让你睡的。”

杨好不知道该开骂还是该感动了。

TBC。

认真求问有什么wb之外明星美图较全,大环境不爱撕的地方?

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收图收着收着发现幺蛾子。
wb越来越像有些人宣泄个人情绪,日常骂战,体现优越感的地儿。
不知该怎么说,也不灌输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多年之后回想起来这段时光能是更多的感动和温暖,不是各种暴戾污言秽语诅咒诋毁。
心情复杂,曾经以为会有所不同,而历史总是反复重演。

还是求安静的收图地点。

【沙海/霍好】是日常,不是常日(小段子,不定时更)

懒病犯了,片段或者梗概了,没有遵循时间顺序,大伙儿看着玩吧。

1、猫

杨好抱着猫回锦上珠的时候,霍道夫刚谈完一桩大生意,费了不少心力,但利润丰厚。

“原来你喜欢这种小动物。”

“我……没有。”

“不用害怕,你可以养它。”

杨好眼睛发亮的看着他,满满都是少年人才有的纯粹感激,霍道夫松了松领带,向他伸出手,“过来。”

“霍先生……”杨好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欢多一些还是厌恶多一些。

“你喵几声,我就让你养它几年。”

“……”

那只猫最终在霍家寿终正寝。

2、衣服

杨好光着下床,打开衣柜,里面又换了大批的新货,“老板,你就这么热衷改造我的品味吗?”

“还不是你品味太差。”霍道夫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视线。

“啊……我来投奔你那晚,你把我衣服贬的一文不值就是为了好给我脱下来是不是?”

“白斩鸡身材什么好看的。”

杨好啧了一声扔下穿了一半的衬衣,抬腿跳回床上,得瑟的展示一身的红红紫紫,“那您品味也不怎么样啊。”

“那是,自己眼瞎挑的,”霍道夫哼笑,“怎么干不是干,还能扔了怎么地?”

杨好还想说什么。

杨好错失了嘚啵的机会。

霍先生活儿越来越好了,真要命。

TBC

【镇魂/黑道AU】以合为贵 3 (本章继续澜巍)

本章没肉上,中秋节就暂时让巍巍躲过吧


3、洞房(上)

被扔上套间最里面的豪华大床,沈巍头晕目眩的看着赵云澜解衬衫扣子,“出去。”

赵云澜乐了,“这是我房间你让我出去?”

沈巍难耐的翻身,试图找到一个能缓解药物反应的姿势,不得要领不说,还磨蹭着露出大片腰背,这样还是没忘撵他出去。

那些白皙的皮肤现在被欲|望晕染的通红,赵云澜不是没见过更诱惑的姿态,可放到严肃惯了的沈巍身上似乎格外撩人,喉头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他根本移不开视线,“我进都没进去,怎么出?”

赵云澜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点点失去焦距,不禁心想他会看到什么样的幻象。

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

他是喜欢他的皮相,但不至于愿意为此结下要命的梁子。

沈巍嘴唇动了动,赵云澜凑上去听,还是那两个字,“出去。”

“我说,沈教授你这意志力也太逆天了……”说到这里赵云澜突然变了脸色,他阴沉沉掰开沈巍攥紧的拳头,一眼看去掌心一片鲜血淋漓,再晚一刻这双用枪的好手怕就要废了,“沈巍啊沈巍,你是真够狠。”

“我……可以忍……忍过去……”

“K仔的话我信你能忍,混了那东西,不发出来会伤到内脏。你知道。”

“我……”周遭的景物幻化成大片的色块,扭曲变形,挤压在一起流出血一样的液体,又崩坏成齑粉。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有天使降临在他面前,天使悲悯的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

赵云澜看着沈巍褪去了痛苦,浮现出傻的近于幸福的神情,不禁咋舌,“这是看见了什么啊?”

“赵云澜……”药性上头的那个人呼唤了他的名字。

“什么呀,”呼风唤雨惯了的赵先生恍惚之间险些被手上的烟头烫到自己,不过很快他就美上了,“暗恋我,沈教授居然暗恋我,也对,我这么帅,又年轻有为的,再正常不过了。”

“帮帮我……”

赵云澜当然知道这诱人的反应更多的是因为那份配比精良的药水,可是躺在那里的是沈巍,他5年来唯一的性|幻想对象。保持冷静变成了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沈巍,你看着我!”他用力拍了拍床上那位开始撕扯自己衣服的大美人,“清醒一点,你知道我是谁吗?让我帮你你可别后悔!”

“我喜欢你。”声音很轻,可是落在耳朵里不啻炸雷。

赵云澜愣了一下。

“赵云澜,我喜欢你……”突如其来的表白又重复了一遍,指名道姓那种。

“扌喿了!死就死吧!”

赵云澜扑了上去。

TBC。


【居北/朱白】北老师的撩汉小课堂 (完)

植入广告很多预警,RPS。

主持人(放下题板):北老师,是这样,节目最后我们都很想知道你当初是怎么撩到居老师的,方不方便透漏一下?

北老师(挥手):不可能的,这是给自己培养情敌,我不能干这种蠢事。

主持人(尬笑):警惕性还挺高。

北老师(正经):那是,我家居老师很抢手我知道。

主持人(不死心):可上期节目居老师教了很多实用撩你的招。

北老师(高帅笑容):他不会的。你诈不了我。

主持人(苦笑):……北老师你这样我很难交差。

北老师(眨眼):会吗?好吧,无伤大雅的小花招传授你们几个。

主持人(拿好笔记本):你说。

北老师(整理思绪):好像复杂,但是总结起来,身为伴侣,支持他的工作,照顾好他的生活。基本就能把他掌握的很好。

主持人(奋笔疾书):有道理!

北老师(回忆):看他的剧用某酷,喝水选某C这种比较基础,稍微高阶一点的可以在视频聊天的时候,开一瓶你知道牌子的酸奶,喝的豪放一点的话,他工作效率会很高。

主持人:……

北老师(持续回忆):不方便视频的时候,可以语音告诉他,今天拿错了沐浴液,现在整个人都是他的味道。

主持人:……

北老师(再接再厉):试试调戏他形象的游戏NPC,然后截图跟他说“我出轨了,这人比你帅”。

主持人:……

北老师(故意):你怎么不记了?

主持人(摔笔):你这叫无伤大雅吗?大雅都要被你打死了!

北老师(忍笑):我觉得……还好吧?

主持人(摔本子):秀到想打人!

北老师(大笑,努力停住):别别别,我给你爆个料好了,不是有人说我老是给别人当伴郎,以后不好嫁了么?

主持人(冷颤):……

北老师(直面镜头):感谢大家长久的关注和关心,昨晚我正式向居老师求婚,他答应了!

节目突然中断。

拍戏中途休息喝口水看直播的居老师差点被某C呛到,他打过去,那边接的很快,很得瑟,“我就知道你在看直播。”

“明明是我先求的婚。”居老师义正词严道。

“可我说的也是事实啊,是不是,哥。”

居老师很好奇人怎么能把这么正经的一句话说的暧昧十足。

他对象笑得特开心,仿佛知道自己的恶作剧大获成功,“要不,晚上回家你教教我该怎么说?”

今天的居老师依然效率惊人,贤内助功不可没。

北老师(摊手):朕就是这样英俊的汉子。众卿学会了吗?

学不了,学不了。

END

【居北/朱白】如何自损八百的干掉情敌(完)

RPS,圈地自萌,一个生疏的论坛体😂

北老师是个自信的青年。

或者应该说曾经是个自信的青年。

曾经他对他们家居老师对他的爱意深信不疑。

曾经他也兵不血刃轻取他们家居老师的专宠于己身。

不过那都是以前了,当那个词频率很高的出现在居老师嘴边时,他还是深深的妒忌了。

他现在挺想骂大猪蹄子来着。

他当然知道南方人都爱火锅,可是爱成居老师这个程度已经不正常了吧?

又或许他想多了?

他决定找个地方问问。

某乎?容易被八。某浪?跟出柜没两样。某涯?风格会不会太激进?某瓣?似乎专业不对口。

呃,算了,随便找个论坛吧。

一分钟以后,名为“如何帅气的干掉情敌”的提问帖飘上了他随手找来的论坛。

他也没打算得到一个靠谱的答案,认真说起来也就只是想要吐个槽而已,毕竟这其实有点点幼稚。

很快,他收到两条回复:1、没细节说个锤子。2、杀人犯法

北老师一瞬间觉着自己干的这个事傻透了,然后他编辑了主楼。

提问:如何才能帅气的干掉情敌?

LZ我二十来岁,跟对象都是工作挺忙的人,虽然聚少离多,但在一起挺久了,感情也挺好的。

当初他追我的时候,真是特别千依百顺的,不管出去吃还是在家吃,都是照顾我的口味。

那会儿我完全没意识到他是个火锅控。

后来在一起了,他就慢慢暴露属性了,一说吃饭就是火锅。

最过分是他昨天出差回来,半夜了,我说他赶紧睡觉,他非得吃一盒自热火锅才肯睡。吃就吃吧,还说自热没有灵魂。

自热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扯远了。

我希望他回家第一件事是好好休息,再不济也是跟我啪啪啪,而不是什么见鬼的火锅。他又不是四川人。

1L 匿名

没细节说个锤子

————

为什么我有一种被花式秀恩爱的感觉?

2L 现在的年轻人啊

杀人犯法

——————

这年头火锅也能躺枪也是没谁了,妹子,劝你不要太作。

3L 我爱芒果不管青的还是黄的(楼主)

回复:1L 匿名 并没有

      2L 现在的年轻人啊 不是妹子,以及没有作,“他”也没写错。

4L  — —

……被秀了一脸吗这是?现在的柜子质量都好差啊。

5L 自热就是没有灵魂

这件事情你完全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你不喜欢的话我以后不吃了。明天我就回去,车上会好好休息,保证第一件事是啪啪啪【微笑】

6L LS是不是火锅男友?

LZ真不是故意秀的吗?你这被抓包也太快了!

7L 我爱芒果不管青的还是黄的(楼主)

回复:6L LS是不是火锅男友?  没有故意!太丢脸了【捂脸】随手用他邮箱注册了账号,怎么办?!

8L 喵爷庆庆

发帖还同步朋友圈,没去掉那个小对号问题很严重啊,哈哈哈哈,这波操作就服你。

9L 捏一把瓜子

似乎又出现了知情人?同步朋友圈的话,这内容略劲爆啊~感觉呆萌LZ可以承包一年的笑点~

…………

287L 我就问问LZ还活着吗?

如ID

287L 这么久还没出现要报警吗?

同问一下,两天了都

…………

403L 我爱芒果不管青的还是黄的(楼主)

感谢大家关心,我们刚忙完,他睡着了,没有生命危险【微笑】

应该会锁帖,诸位再见。

404L 我去?!

这是那位火锅男友的回复吧?!信息量略大,略大,以及LZ这是赔上了自己干掉了情敌?算帅气吗?

405L 这楼歪的LZ都不认识了

回LS,应该算吧?他们忙了一天啊!一天!【望天】

该帖已被管理员锁定[初号][加粗][高亮]

北老师好容易睡醒了,第一件事是去翻帖子,看到最后想摔手机。

再看看身边睡的正熟的居老师,他默默放下了手机。

本来就是自己瞎胡闹着玩引起的事,怎么也不该怪对象。

难得假期,让他多睡会儿。

等会儿醒了领他吃火锅去吧,就这点嗜好再给掐了太残忍。

居老师翻身继续假寐,居老师窃喜。

END

【镇魂/黑道AU】以合为贵 2 (本章澜巍)

2、变数

冷水再次重重拍在脸上,却并不能缓解身体里翻涌的躁动,沈巍恼火的看着镜子里那个面色潮红神色迷离的人,试图理清自己是怎么中了招,可是脑子里面已经混乱的如同浆糊。

洗手间外客气的敲门声变成了捶打,模糊不清的对话里夹杂着下流的意指。是谁胆敢用这种下作的招对付他?!

声音至少有7个人,如果都带枪的话……窗户全部钉死,这是早有预谋。

只能趁着理智还在杀出去了。

沈巍闭闭眼,一边摸怀里的枪,一边向门边走。想不到药力来势猛,才走了几步,膝盖也软下去。

哐啷一声,门被撞开,沈巍条件反射的抬手就要开枪,来人却比他更快,反手一托就下了他的枪。

“沈巍?!”顺势接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赵云澜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事态,扭头命令道,“干掉那几个反骨仔!”

“赵云澜?”已经看不清对面的人,沈巍不确定的问。

“是我,你怎么样?!”

沈巍嫌弃的试图推开他。

赵云澜被他气笑了,“这种时候你还死撑什么劲?他们给你下了什么?K仔?”

“混……混了其他东西,不然我不会这么轻易的……”

“送你去医院。”

“我不去。”

“那你想怎么样?这个欠扌喿的样子出去被围观?找轮吗?!”

“让……你的人穿我的衣服从后门离开……送我去你的套间……这次……这次算我欠你……”

赵云澜欣赏了一会儿这位老对手百年难遇的狼狈,突然就笑了,“你也有今天,要是我不答应呢?”

“拉你垫背。”

捏住哆哆嗦嗦抵在自己喉咙的匕首尖,赵云澜把它一点一点从沈巍手里拔过来,“色厉内荏。”

沈巍看着他在那得意,此时却什么也做不了了,“放开我……我自己能……你!”

“我下流?刚说让我手下假扮你走就忘了?”赵云澜开心的扒他衣服,顺带还吃了几块豆腐,“小巍啊,你这皮肤真是绝了!我那边最红的小姐怕也比不过你。”

“你去死吧!”

“又滑又嫩的,害羞了还变红,”赵云澜拒绝了手下递过来的衣服,拿自己的外套盖沈巍头上,“我死之前一定要先干你一百次,不然死不瞑目。”

“无耻……”

“有点新鲜的没有?没有就乖乖闭嘴。”这会儿该死的死了该藏的藏了,赵云澜打横抱了人还成心掂了掂,“看着瘦巴巴的,还挺沉。兄弟们,走!今晚上你们大哥我洞房!”

“澜哥,您真要……?”

“肥肉到口,不要白不要。”

赵云澜在小弟们敬佩的眼神里绕路上楼,比当年连挑对家17个场子毫发无损还威风。

“赵云澜……”沈巍的声音透过布料传出来变得有点发闷。

“什么事儿,宝贝儿。”有心调戏他,赵云澜不好好说话。

“你迟早死这张嘴上。”气息一阵阵打在赵云澜胸口,烫热的吓人。

“我更想死你身上。”比嘴炮,赵云澜就没怕过谁。

“再废话我阉了你。”

“你不舍得。”脸皮么,沈巍也差点。

“……”

“不要脸还是下流无耻?你这会儿累,我替你说,”电梯到达的微微震动,赵云澜高高兴兴抬脚往外迈,“咱到了。”

TBC.

【镇魂/澜巍澜?/巍澜巍?】以合为贵 1 (互攻预警)

有澜巍,有巍澜,严格的说互有上下,所以是该澜巍澜,还是巍澜巍?坚持不互不逆的同学请迅速撤离,这不是演习。标签会加题目,有不适感可屏蔽。

虽然也是黑道,和无法克制不是一个背景系统。标题不是错别字😂

蓉妹改了姓名,意会。帮会名字也没费力取,变了字就用上了,依然意会,这个反正也不好用跟电影一样的😅😅

挺久之前的脑洞,拿来抖抖灰用上。

1、年会

“沈巍美,扬蓉俏,云澜出街高峰到。”

说的是合连胜近些年上位的三位堂口掌事,年纪轻轻能够压住一众古惑仔成了一区话事自然都是有本事的。不过老一辈那些自诩见识过大阵仗的怎么会把他们这些小年轻放在眼里,提起他们来总是这句,与其说是称赞,更多的还是调笑。

“这三个,也不知道拼个什么劲,明明躺下就赚钱的样貌。”

“还都占着最肥的地盘,咱们这些个老骨头脱了鞋也跑不过人家啊。”


“哈哈哈哈,”大笑着进门坐下的是个胡子拉碴的年轻人,并不是海报男模那种好看,粗看不修边幅,细瞧却自有一番别样的风流气韵,招摇的花衬衫硬生生被他穿出七分风骚三分不俗,“九叔,您这岁数该坐轮椅坐轮椅,还跑什么跑?”

“还有海伯您,叫|鸡都要人家自己出力气,也就别想太多了吧?啊?”

“赵云澜,长辈说话你插什么嘴?这桌上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啊呀,老鲁您的嘴我可不敢插,假牙太利,无福消受,无福消受啊,”赵云澜嘚嘚瑟瑟站起来,嚣张放肆的转去另一桌。根本不管那些老头子是不是快被他气的心脏病发。


“蓉姐!好久不见!”赵云澜靠着一人占一桌的冷淡美女坐下,“有没有想我啊?”

“你去得罪那些老头子干什么?”女子正是九大堂口唯一的女掌事扬蓉,她喝了口茶,没动那些花花绿绿的点心。

赵云澜眼珠转转,拿了最近的一碟过来,掰了一块扔嘴里,另一块递了过去,“还是蓉姐心疼我!不如以后移驾到我那儿办公?有您坐镇,谁敢欺负我?是不是?”

扬蓉接了那块点心,“就你口甜,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喜欢去惹沈巍。他脾气好不跟你计较……”

“您刚说什么?真没听清!骗你是小狗!我肯定昨晚玩太晚,耳鸣了!”

笑了笑没出声,扬蓉懒得搭理他,讲不听的混小子就随他去吧。


“街上堵车,我来晚了。”

卡着帖子上的时间落座的是个相貌不输当红明星的英俊青年,温文尔雅,礼数周全,穿衣打扮不像叱咤一方的角头老大,更像是才华出众的文人学者。无怪乎赵云澜总是沈教授沈教授的喊他。

倒也没叫错,他以前的确是知名大学生物工程系的教授,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有人找麻烦了?”扬蓉看到了他袖口的一点血迹。

“不是大事。”唇角勾起一个无可挑剔的笑,沈巍不动声色的拉了拉外套,“结束的很快。”

“沈教授收拾的这么靓,怕不是勾了谁家的少年仔被人家老爸追杀了吧?啊?”赵云澜坐没坐相的仰在靠背上,鼻孔看人。

“不劳赵兄操心。”时至今日,两人积怨颇深,如有可能,沈巍根本不想跟他说话。

“也是,你这老气横秋的样子怎么可能讨年轻人喜欢。不如我叫几个听话懂事的过来服侍服侍您?也省得你被那些不识好歹的落了面子。”赵云澜作势拨号。

沈巍冷笑,“何必麻烦,我看你就不错,等会儿散场上顶楼,我好好教你做人。”

扬蓉难以置信的挑起眉毛。这些年赵云澜招惹沈巍次数太多了,不是直接呛声就是含沙射影,也没见沈巍有什么反应,今天这是怎么了?

这家饭店的顶楼是社团长期留给高层们自用的,间间都是豪华套房。

言下之意……

扬蓉有心劝解,坐主位的龙头却正好宣布开席了。

对面的两个小子皮笑肉不笑的彼此应付,装瞎也忽略不掉的暗流汹涌。

她觉得头有点疼。

TBC。

难道要根据每章内容标?

【沙海/霍好】活儿好 3

以后再也不玩花了,写起来太费劲了😂
https://m.weibo.cn/6070155925/4285381182734826